協奏曲。 日劇《協奏曲》 不忘藝術的最初感動

協奏曲

協奏曲

名詞解釋:樂曲類名。 「協奏」一詞來自義大利文concertare,意為聯合。 早期協奏曲常由獨唱、合唱或樂器各組在一起演出,確有「聯合」之意。 十七世紀的協奏曲又加入拉丁文的競奏之意,是指各部獨奏之間或獨奏與管弦樂團之競技。 當時的協奏曲以宗教音樂為主,含有獨唱、合唱和器樂部份。 與此類形式相似的世俗音樂,稱為歌調(Airs)或清唱劇(Cantatas)。 十七世紀後期至今的協奏曲都是多樂章構成,包括單人獨奏、二人獨奏和管弦樂合奏。 巴洛克時期的協奏曲又分:一、大協奏曲(Concerto Grosso),二、全體奏協奏曲(Ripieno Concerto),三、獨奏協奏曲(Solo Concerto)三類。 一、大協奏曲以二個小提琴家一個數字低音的樂器組成獨奏小組(Concertino);用獨奏小組與管弦樂大組(Concerto 或Tutti)對比,其形式受到三重奏鳴曲(Trio Sonata)和義大利交響曲(Sinfonie)的影響,由許多短的樂章連接而成。 斯特拉德拉(A. Stradella, 1644-1737)是現知最早的大協奏曲作曲家,另一位早期重要的協奏曲作曲家是柯賴里(A. Corelli, 1653-1713),其協奏曲用到五個以上的樂章。 從柯賴里開始,巴洛克協奏曲的風格都以整齊的音型、清楚的和聲導向和運動性的節奏為其特色,並與主調音樂結構為主。 二、全體奏協奏曲,是為全團演奏而作的協奏曲,又分奏鳴曲和交響曲兩類。 奏鳴曲協奏曲是依照教堂奏鳴曲式(Sonata da Chiesa),用慢-快-慢-快四樂章為結構,以複音音樂為主。 義大利交響曲式的協奏曲分快-慢-快三樂章,以主調音樂為主。 開始的樂章常用不同的調子來重複呈現部之主題,最後句子通常停在主音上。 最後終結樂章是採用舞蹈式的二段曲體。 交響曲協奏曲後來轉變為交響曲。 三、獨奏協奏曲是前兩種協奏曲發展出來的,它對後來的協奏曲影響很大。 巴洛克時期的獨奏協奏曲多以小提琴獨奏與管弦樂對比,托瑞里(G. Torelli, 1658-1709)的協奏曲採用三樂章結構,及明顯的合奏與獨奏交替出現之理多奈洛曲式(Ritornello form)。 該時期影響力最大的協奏曲作曲家是韋瓦第(A. Vivaldi, 1678-1741),他共寫作了425首協奏曲,其中有350首是獨奏協奏曲,他也採用三樂章結構,在合頭曲式部份應用非常自由,同時靈活地運用轉調,儘量施展獨奏部份的技巧,所以後來許多作曲家都愛用這種形式。 除小提琴外,還有其他樂器的協奏曲,如巴赫(J. Bach, 1685-1750)的14首《大鍵琴協奏曲》和韓德爾(G. Handel, 1685-1759)的16首《管風琴協奏曲》、《雙簧管協奏曲》、《長笛協奏曲》等。 巴赫著名的《布蘭登堡協奏曲》(Brandenburg Concerto No. 5)亦屬於這時期的作品。 古典時期是西方音樂的成熟期,當時有很多獨奏名家,所以古典協奏曲似乎全是以獨奏協奏曲為主。 鋼琴的出現對古典協奏曲影響很大,巴赫的三個兒子,弗利德曼.巴赫(W. Friedemann Bach, 1710-1784)、艾曼鈕.巴赫(C. Emanuel Bach, 1714-1788)和克利斯田.巴赫(J. Christian Bach, 1735-1782)都是非常優秀的鋼琴協奏曲演奏家。 古典協奏曲的形式是沿革獨奏協奏曲的形式,但場面及樂團的編制較大,分三樂章;第一樂章是以理多奈洛曲式展開呈示部、發展部和再現部的奏鳴曲式結構,因此它是理多奈洛曲式與奏鳴曲式的結合。 許多古典協奏曲的作曲家同時也是天才的獨奏家,如莫札特(W. Mozart, 1756-1791)、海頓(F. Haydn, 1732-1809)和貝多芬(L. Van Beethoven, 1770- 1827)。 浪漫時期的協奏曲,沿著古典形式發展,由於樂器性能的演進,使得獨奏技巧更複雜多彩。 名演奏家包括蕭邦(F. Chopin, 1810-1849)、李斯特(F. Liszt, 1811- 1886),帕噶尼尼(N. Paganini, 1782-1840)、洛德(P. Rode, 1774-1830)、史博(L. Spohr, 1784-1859)和龍貝格(B. Romberg, 1767-1841)等。 作曲家包括孟德爾頌(F. Mendelssohn, 1809-1847)、舒曼(R. Schumann, 1810-1856)、布拉姆斯(J. Brahms, 1833- 1897)、蕭邦、李斯特、聖桑(C. Tchaikowsky, 1840-1893)和拉赫瑪尼諾夫(S. Rakhmaninov, 1873-1943)等。 二十世紀的協奏曲形式很多,有些作曲家如西貝流士(J. Sibelius, 1865-1957)、艾爾噶(E. Elgar, 1857-1934)、蕭斯塔可維契(D. Shostakovich, 1906-1975)等,沿著古典協奏曲的路線發展。 系列音樂家荀貝格(A. Berg, 1885- 1935)、魏本(A. Webern, 1883-1945)等朝系列音樂協奏曲發展。 新古典主義作曲家如斯特拉溫斯基(I. Stravinsky, 1882-1971)採用新巴洛克風格的協奏曲形式。 有些作曲家如庫普蘭(A. Copland, 1900-1990)、拉威爾(M. Ravel, 1875-1937)和蓋希文(G. Gershwin, 1898-1937)等引入爵士風格於協奏曲中。 巴爾托克(B. Hindemith, 1895-1963)、柯大宜(Z. Kodaly, 1882-1967)、狄佩特(M. Tippett, 1905-)、卡特(E. Carter, 1908-)等。 參照:Don Michael Randel Ed. 《The New Harvard Dictionary of Music》1986.

次の

四大小提琴協奏曲

協奏曲

協奏曲 協奏曲就拉丁文的字根concertnate而言,有競爭、戰鬥的意思。 它指的是獨奏家與樂團之間爭競又聯合的演出關係。 其中的獨奏協奏曲則是現代協奏曲的前身。 在巴洛克時期,大協奏曲(Concert grosso)是音樂的主流,通常分為兩組人, 一群人擔任獨奏小組將負責發揮樂器的特色與技巧,與另一群擔任管絃樂團齊奏組負責配合和聲與音量大小變化,兩個團體相互輝映,充分表現競奏的樂趣。 而獨奏協奏曲(solo concerto)則是指一個獨奏者與管絃樂團的協奏曲,其中又以韋發第的幾首小提琴協奏曲創作最有名,如四季小提琴協奏曲,也奠定了獨奏協奏曲的曲式(快-慢-快 )。 到了音樂史上的古典莫差爾特時期,協奏曲已演變為交響樂團演出主要曲目之一。 一般觀眾常會看到音樂會時,有獨奏者在指揮旁邊與交響樂團聯合演出, 這些獨奏者通常為票房明星,演出令人瞠目結舌的炫技曲。 協奏曲對獨奏者而言充滿了挑戰性,通常分為三個樂章。 第一樂章為奏鳴曲式的快版a,第二樂章慢板,第三樂章輪旋曲式快版。 協奏曲裡聽眾可以聽到獨奏者與樂團交替演奏主題,競奏華采樂段以外,另一個最令人期待的高峰就是裝飾奏(Cadenza)了。 通常在第一樂章再現部主題出現之前,整個管絃樂團會停下來,讓獨奏者獨挑大樑,演奏極具高難度、炫燿獨奏者精湛的演奏技巧的裝飾樂段。 早期作曲家並不寫下裝飾奏, 而讓獨奏者自由即興發揮。 到了貝多芬時期, 才完整的寫下裝飾奏,獨奏者只要照譜演奏音樂即可。 鋼琴與小提琴皆有許多著名的協奏曲 如莫札特八首鋼琴協奏曲、貝多芬皇帝鋼琴協奏曲、舒曼的a小調鋼琴協奏曲、蕭邦、李斯特的鋼琴協奏曲等等。 小提琴則有巴赫的兩首小提琴協奏曲、莫差爾特的七首小提琴協奏曲、海頓的兩首小提琴協奏曲、孟德爾頌e 小調小提琴協奏曲、柴可夫斯基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等等。 撰稿者:江惠君最後修訂日期:98年09月09日.

次の

博客來

協奏曲

若請古典樂迷票選「小提琴協奏曲之王」,那麼肯定十個人中有七、八人會選這首貝多芬的 D大調!一來,因為此曲是用小提琴「王者之調」的 D大調寫成,二來,第一樂章開頭動機定音鼓的連續五槌,不僅展現了帝王豋場的氣勢,也為樂曲的恢弘結構寫下註腳、發出先聲。 貝多芬這首被馬勒稱為「與眾不同的小提琴協奏曲」,與布拉姆斯、柴可夫斯基的同類作品並列為「小提琴協奏曲 3D」,是「樂聖」一生中唯一的《小提琴協奏曲》,創作於 1806年。 這個階段史家稱為他創作中期的「傑作森林」,包括《第三號英雄》、《第四號》、《第五號命運》等交響曲,以及《華德斯坦》、《熱情》等鋼琴奏鳴曲,還有《拉茲莫夫斯基弦楽四重奏》、《第四號鋼琴協奏曲》等知名作品,都在這個階段完成。 這位貴婦有一段不美滿的婚姻,她嫁給了比自己老三十歲的伯爵,而且在 1806年又剛死了老公。 貝多芬曾在 1805年的幾個月中寫給她不少情書,貴婦也明確回應,「我對你的愛無法言喻,正如一個溫柔的靈魂對另一個的愛。 你不能接受這樣的約定嗎?」終究兩人沒有修成正果, 1810年貴婦再嫁。 但史家卻又不得不臆測這位愛情路坎坷、終其一生未娶的「樂聖」,他這首曲子是坎坷愛情路的又一關聯之作。 貝多芬總能痛苦地意識到,「婚姻生活與自己內在的創作衝動,幾不相容。 」每一次他愛上的都是錯的對象,有的是對方有婚姻、有的是社會地位不對等。 貝多芬信中親筆提到的「永恆的愛人」( Immortal Beloved)到底是誰難以考據,除了好萊塢拍成的電影可堪玩味之外,樂迷就只能在像《 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》這樣的關聯之作的繞樑音符中,去感受體會了。 三樂章之美 第一樂章,不太快的快板 、 D大調、奏鳴曲式。 開頭定音鼓在靜寂中規則地敲出宛若序奏的五連擊,成為整個樂章重要動機,也讓這首協奏曲有了《定音鼓協奏曲》的暱稱。 定音鼓引導出木管群(長笛除外)奏出神祕柔和的第一主題,第一個管絃高潮之後,同樣是沒有長笛的木管群奏出溫暖美麗的第二主題,這兩個主題不像奏鳴曲式呈現對立風格,沒有激烈的衝突反倒像是氣味相投的同伴,之後弦樂群把兩者更緊密結合,結束長大的管弦序奏,獨奏小提琴才登場,奏出第一主題。 此樂章被認為是小提琴協奏曲中獨奏家最難掌握的,眾多困難且連續的八度音十分考驗。 整個樂章長二十五分鐘,是貝多芬最長的一個樂章,整個樂章的情緒是沉著、堅毅的。 第二樂章,甚緩板、 G大調、變奏曲式。 此樂章「配器輕量化」,管樂只使用單簧管、低音管與法國號,而且不用定音鼓,就連弦樂群也加上弱音器。 每段變奏均有主要樂器與與獨奏小提琴唱和對比,只不過小提琴往往擔任裝飾助奏的配角角色。 第一變奏由法國號與單簧管主奏主題,第二變奏則由低音管當主角,第三變奏由全部樂器齊奏主題,獨奏小提琴在第三變奏之後才領銜。 樂章最後,經過一個簡短的小提琴裝飾奏(貝多芬所寫)不間斷地直接進入第三樂章。 整個第二樂章的情緒是冥想、平靜的,呈現典型的貝多芬抒情風格,一種氣度恢弘的細緻陰柔。 第三樂章,快板、 D大調、輪旋曲。 小提琴一開始就在四根弦上奏出主題,這個跳躍的主題充滿歡樂的情緒,有點像是模仿獵號或是輕盈的雀鳥。 隨後,樂隊重複主題,開始此樂章的輪旋形式。 此主題在小提琴各個弦上都有所表現,甚至是高音弦、高把位的泛音拉奏,音域幅度極大,考驗著演奏者功力,也充分展現樂章的亢奮情緒,同時也綻放出全曲的高潮。 小提琴最後一裝飾奏前,曾拉奏四下 D大調和弦。 最後的裝飾奏同時讓輪旋曲主題再現,構築出輝煌的高潮之後結束全曲。 當時報紙上就記載:「此曲以其具有獨創性與美麗旋律而得到喝采。 不過許多評論家認為,雖有若干美麗旋律,但有時前後不連貫,或把幾個平凡樂段無止境的反覆演奏,致使人很快的厭倦。 此曲首演以後 40年之間,很不幸只演奏過幾次。 真正受到矚目,是在貝多芬死後的直到 1844年,當時只有 13歲的姚阿幸( Joseph Joachim)再度演奏此曲,加上孟德爾頌率領的樂團協奏才得以翻案,讓這首作品在小提琴界站穩王者地位,被稱為「小提琴協奏曲之王」。 這首《 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》現在常被演奏的裝飾奏版本,大多採用出於姚阿幸、奧爾、或克萊斯勒的。 其他如海飛茲,則改編其老師奧爾之作。 另外,還有比較特別的是以貝多芬自己改編為鋼琴協奏曲,裡頭貝多芬自己所寫的裝飾奏的版本,以及許尼特克譜寫的版本。 慕特鑽研樂譜並採用克萊斯勒裝飾奏,在紐約伊凡費雪廳現場錄音,整體效果令人驚艷。 ( DG 477 659 6 ).

次の